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校友文苑 >> 正文

王晓阳:我们的师院 我们的奋斗

发布者: [发表时间]:2019-04-01 [来源]: [浏览次数]:

王晓阳

王晓阳,湖南省耒阳市人,衡阳师院中文系9701班学员,从事过教育、经济管理等工作,现于政府部门工作。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爱好文学,信手涂鸦,不求闻达,但求豁达,气清景明,回归本真。

 

们的师院 我们的奋斗

岁在戊戌,时属初春。风和日丽,气清景明。花开浪漫,状若朝霞;水流缠绵,弓似蛇形。千山竞秀,万木争春。鸟鸣山涧,鹰击苍穹,蝶舞嫣红。众行嬉戏,莫不心旌摇荡;独处静默,莫不感念苍茫。忆青春年华,叹时光流转,特作文铭记之。

小时候,外公带我到衡阳市湘江边的姨公家去。姨公是衡阳市自行车厂的一名工程师。抵达衡阳后,我们湘江乘船,江风劲吹,衣袂飘飘,青丝乱舞。两岸高楼耸云,繁华似锦,车流汹涌,令我这个乡下小子大开眼界。我们曾在岳屏公园游玩,“岳屏雪岭鸟喧哗”的美景没有看到,但是掩映在繁花绿叶间的亭台轩榭,穿行在小径大道上的开怀笑容,永留心中。外公告诉我,衡阳别称雁城,大概得名于“北雁南飞,至此歇翅停回”。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,衡阳工业发达,在全省位居前列。衡阳手表、喜鹊牌自行车、东方红拖拉机声名远播、供不应求。

长大后,数次匆匆经过衡阳,依旧高楼林立,街道宽敞,车流如水,滔滔湘江澎湃如歌。石鼓书院、回雁峰,王船山、夏明翰,人杰地灵,底蕴深厚,文明璀璨,令我久久流连。特别是衡阳师专、湖南三师远近闻名,人才辈出,是培养教师的摇篮。

1994年,姐姐考上了衡阳教育学院。我有幸随父母抵达教育学院,在书声朗朗的教学楼间,感受到浓厚的文化气息,却不知一墙之隔是湖南三师,更不要说衡阳师专了。

1997年,我在大学志愿中慎重填上了衡阳师院中文系。不成想,兜兜转转,竟美梦成真,开启了一生挥之不去的深深情缘。

 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金秋时节,丹桂飘香。大雁南飞,湘江奔流。我怀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,挥别充实的高中生活,如一只小鸟飞往衡阳师专。

踏进衡阳师专,一股厚重的历史文化气息扑面而来。蓝天白云下,高大的樟树葱葱郁郁,相互拥抱,遮天蔽日。时有秋蝉潜伏其中,这些饱读诗书的精灵“知了知了”的叫着,带着一丝莫名的禅意。置身其中,不该放下的,该放下的,暂时都放下了,顿觉天地辽阔,人生深远。向前直走,一块椭圆形的黄绿地毯铺展开来。风吹着号子,小草应和着翻卷,秋的况味洋洋洒洒荡漾起来。向右转,视野更加开阔。一栋六层高的现代化综合教学楼与艺术馆形成犄角,是中文系、政教系、历史系等学子的求学殿堂。中文系97级共有4个班,每个班40多人。我们9701班的教室设在大楼一楼,与中文系9702班共用,中文系9703班、9704班共用另外一间教室。宽阔的广场遍栽草木,一块块草皮绿色盎然,一丛丛修剪整齐的矮树张开双臂,似乎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“恰饭哒冒?”“恩瓦嘛各!”“晓不得。”耳边飘过各种方言,一个陌生的世界缓缓打开。不过,隐藏在方言中的是一颗颗热情善良的红心。这些来自耒阳市、衡山县、衡南县、衡东县、南岳区、祁东县、常宁市、衡阳县的青春笑颜,这些来自衡阳市区、宁乡县、浏阳市、长沙县的火热灵魂,如一曲嘹亮的歌,婉转出动人的旋律,在我心中静静飘荡;似一首宋词,豪放大气,在我心头惊涛拍岸。

抬头低首间,遇见了许多恩师。他们学富五车、博才多识,如星辰般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至今我还记得刘晓林老师的深厚医学、刘兴老师的幽默风趣、雷庆翼老师的文学情怀、陈敏老师的博学谦虚。有一位教英语的女老师身材娉婷,着一身青花瓷旗袍,沐浴初阳,倚窗远望,在《再回首》淡淡忧伤旋律的衬托下,更显知性学者的优雅静美。时光飞逝,恩师们的音容笑貌如繁星点点,在记忆深处不时闪烁。他们默默耕耘,挥洒汗水,绽放青春,为祖国输送了一批批美丽的园丁和一个个顶天的栋梁。

古人云: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。”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”

有人说,愿忍受五百年的风吹、六百年的日晒、七百年的雨淋、八百年的冷霜,喝口孟婆汤、穿过奈何桥,从你身旁走过,牵起一世永不后悔的情缘。

我想,人生是一段孤独的旅行,赤裸裸的来,又将赤裸裸的去。一次相逢,遇见美好,并肩奋斗,生命从此丰盈、辽阔、美满。无关风花雪月,无关前世来生,不须感叹,不必回眸。有且只有一次,且行且珍惜。

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云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画屏如何悲秋风。”这句脍炙人口的诗赞叹初见的美好,感叹世事变幻,曾经撩起多少人的沧桑情怀。在我看来,我们的初见不但是美好的,更有多情的秋风,自然无需悲伤。更何况历尽沧桑,阅尽千帆,在风雨中成长,微信群中又逢君,人生景明气清、超然物外,可喜洋洋矣!

 

书山学海踏歌行

繁花落尽,雁雀无踪。冬季的校园,纷纷扬扬的雪花晶莹了天地。裹上棉衣的绿树枝枝丫丫生长着冰棱。寒风嬉戏,白雪飘落,如蝶飞舞,空气清新。

计算机房,一位中年老师认真讲课,娓娓道来,我们聚精会神,把所学兑换成敲打键盘,仿佛回到了远去的高中。下课了,我们走出教室,与咆哮的北风撞个满怀,面冰心冷。但久盼而至的欢喜抑制不住,纷纷扑向雪白,打雪仗,堆雪人,吻晶莹,放飞久旱甘霖的兴奋心情。

这是我们求学的一幕。如果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那么大学则是万马千军过合格线。大学不同于高考,求学更加自由,追求生产线的合格标准,也追求个性的百花齐放。

开学典礼上,校领导为我们描绘了美好的未来,勉励我们“厚德、博学、砺志、笃行”,做“德高为师、学高为范”的衡阳师专人,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。我们为自己树立了奋斗目标:一边学习,一边自考,力争用三年时间完成四年的学业。我们身怀火种,谨记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,用一朵云去推动另一朵云,用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的教育理念。要给学生一杯水,自己要有一桶水,更要成为长流水。三年扎根学习普通话、语音、语法修辞、文学理论、写作、现当代文学、古代文学、心理学、教育学、电化教育、哲学、革命史、语言学概论、古代汉语、法律、逻辑学、美术、音乐、社会主义建设,用浩瀚知识充实空空的大脑,读万卷书,在图书馆修行;行万里路,在社会中历练。

大三时,在彭兰玉老师的带领下,乘坐绿皮火车,在哐当哐当摇晃的车厢里,奔赴湖南师大参加汉语言文学本科自考论文答辩。当时大家选的研究课题各不相同,比如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、《绿化树》、《家》等等。我的毕业论文是研究作家谌容《永远是春天》主人公韩腊梅的人物形象。扑下身子,翻阅资料,引经据典,几易其稿。头脑中渐渐浮现出一株横空而出、傲雪怒放的红梅,纯洁、质朴、挺拔、勇敢、坚强,深深触动我的柔软心,仿佛站在“永远的春天”。

我们常到图书馆借书。我最喜借阅人物传记,那一位位名人的得失成败,一个个朝代的兴衰更替,一段段历史的沉浮轮回,似一股股清泉,洗濯干枯的心灵,燃烧起落的梦想。梦中常见一位身披坚甲、手持长枪、骑着白马的英雄少年,驰骋疆场,声震云天。

梦想不曾照进现实,但是一颗活到老、学到老的种子悄然间播下,一种乐观向上、阳光豁达的心态无形中形成。生命赋予我苦难,我要把它变成甜蜜。铭记梦想,厚德博学、励志笃学,不负期望。因为我们是新一代重任在肩的衡阳师专人。

巍巍南岳托起旭日东升

滔滔湘水和着时代步伐

春风传颂夏明翰的故事

阳光孕育王船山的诗篇

厚德博学我们永恒追求

砺志笃行我们志存高远

老师同学心心相印

共同打造灿烂的明天

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

与时俱进勇往直前

巍巍南岳是我高昂的头颅

滔滔湘水是我奔腾的热血

百年学府播下智慧的种子

教师摇篮放飞理想大雁

厚德博学我们永恒追求

砺志笃行我们志存高远

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

与时俱进勇往直前

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

与时俱进勇往直前

 

万紫千红总是春

草长莺飞,东洲岛的桃花开了,灿如朝霞。湘江逶迤而去,大雁归心似箭,我们重回校园。

师专的饮食整体是不错的。早餐丰盛,包子、馒头、油条、米粉、稀饭、糕点应有尽有,海海漫漫,任君选择。中晚餐以米饭为准。有人在食堂外置一口炒锅、一个煤气灶,旁边是洗净的食材:碧绿的莴笋、臃肿的白菜、鲜红的瘦肉、椭圆的鸡蛋等。现炒现卖,生意火红,菜油在锅中炸响翻滚,烟气氤氲中,微风把菜香吹送,顿觉味蕾初开,食欲攀升。如果你仅仅止步于此,那么或多或少会留下遗憾。走进食堂,各色各样的菜肴一字排开,荤素搭配,色彩缤纷,争奇斗艳,向你飞奔而来。饱满的红烧肉,漂浮的扣肉,香煎鲫鱼,麻辣豆腐,红薯粉皮,香气扑鼻。那时我们拿着每月45元的生活补助,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。当然,我们常常提着热水瓶,用一角钱打来满满的热水,补充身体流失的水分。那一排排杂放的热水瓶至今眼前闪现,温暖岁月的双眼。

住宿方面,最初我们住在一栋红色墙面的楼房305室,里面设施简单,8个人显得有些拥挤,而且置于对面一栋更加高大的白色墙面宿舍楼的阴影下,心里总觉得不亮堂。所幸的是,后来我们搬进了对面楼房的402室,人员增加了两个,正好凑成一桌。宿舍20个平方左右,五个铁架床,分上下层,十个书桌紧挨着排开,两条铁丝纵贯墙壁,可以放置衣服、洗脸巾等等。两盏日光灯晕出白色光,陪伴我们度过漫漫长夜。地方虽小,但是我们温馨的家园,可侃大山,说八卦,开演唱会,甚至以梦为马,达成所愿,穿越风霜雪雨,静听金戈啸马,遨游大海星辰。

402室的十位帅哥青春年少,各自风流。有的不时对着一本《泰戈尔诗集》浪漫抒情;有的身怀绝技,一运一突一投一生功名;有的朴实如窗外的法国梧桐;有的灵泛让草木睁大眼睛;有的带着迷人月色幸福约会归来;有的自信得在头上梳出一个“帅”字;有的钟灵毓秀,如雨后初晴;有的指着半枯的花朵,说出这就是所谓的人生;有的志向远大,掀起滔天波涛。

闲暇之际,看一场电影是最惬意的。犹记得泰坦尼克号放映的时候,我们扎推抢位,一睹为快,杰克和露丝船头展开双臂迎风飞翔定格我心永恒。师专的电影室很小,只能坐上几十个人。三师电影院宽敞大气,可以容纳上千人。犹记得从三师电影院收获而回,一群人挨挨挤挤走出,沐浴温暖的灯火,是别样的温馨。有一次,经过三师的琴房,悠悠的琴声如哭似泣,跌入心田。琴声骤停,一个白衣飘飘、容貌清秀的女子从琴房踅出,让我不禁叹息。

 

不负苍天不负卿

夏夜,轻柔的南风吹过校园,青蛙谈情说爱,蝴蝶双飞双宿,月亮羞涩地躲在层云中。谁牵起谁的玉手,裙角飞扬,晕开了罗曼蒂克。

“你要是嫁人,不要嫁给别人,一定要嫁给我……”

舞厅里,霓虹灯摇滚,一曲《大阪城的姑娘》款款响起,声浪袭人。一个翩翩少年快速走到一个女孩眼前,躬身,含情脉脉,右手潇洒轻甩,划出温柔的邀请。少女矜持片刻,内心的防线不攻自破,笑盈盈地伸手轻放男孩手中,步入舞池。随着节拍律动,舞姿轻盈,宛如一对蝴蝶上下翻飞。市委党校舞池散场后,不少情侣说说笑笑,月光皎洁,风害羞地吹过夜色。

“中文系,加油!”“中文系,来一个!”

球场上,中文系与数学系捉对厮杀,你来我往,刺刀见红。中文系啦啦队声音嘶哑,双手拍红,但却无法阻止对方昂首阔步。屡投不中,危难之际,只见中文系一个身高1.7米的追风青年胯下运球推进前场,在弧顶外游走。面对一对一盯人贴身防守者,左肩轻晃佯装突破,趁高大防守者受骗失衡的瞬间,果断旱地拔葱,右手轻拨,篮球划出优美的弧线,在追风青年的高扬信心中,在啦啦队的希冀目光中,在对方懊悔的摇头中,轻吻篮圈边沿,翻进白色球网。球进了!青年振臂高呼,纵情发泄。啦啦队掌声雷动,花枝乱颤。

“而你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,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……”

教室里,一曲《情网》起起落落,把人拉进情爱无可奈何的伤悲陷井中。领唱的男孩轻甩头发,投入太深。台下学唱,几度婉转,有的唱着唱着安静下来。是谁深陷情网,越陷越深越迷惘,路越走越远越漫长。

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,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。”微雨中,是谁吟着戴望舒的诗句,用心用眼用情寻找梦中的丁香姑娘。其实,这样的情愫生长在每一个青年内心,飘落在每一个角落。比如,我们常说转角遇到爱,从衡阳师专通往湖南三师的一个小侧门,左转右转,仿佛辗转的一生,不经意间,缘分邂逅,一见钟情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当然,更多的是彼岸花开,缘浅分微,仅有匆匆一面之缘。佛说,不是每一粒种子都会发芽。

象牙塔内的爱情是春风,温柔而甜蜜;是矿泉水,纯净而透明;是冬日阳光,温暖而热烈。一不小心灼伤了灵魂,分分合合,反反复复,许下海誓山盟,定下厮守终身,度过沉浮几年。只不过你有你的目标,她有她的方向。风雨过来,大都烟消云散,也有修成正果的。比如,我们班上成功牵手的三对抵挡了世俗岁月的侵袭,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 

雁点青天返故园

又是一年秋风劲。东洲岛的桃叶渐渐泛黄,湘江清瘦了一圈。晴空万里,雁叫声声,白云无尽,秋色苍黄;声声雁叫,挥手转身,故事终场。站在空荡荡的母校,任夜色漫过来,任繁星布满星空,多少喜怒哀乐、爱恨情怨飘散风中。

忆往昔,同学少年,青春逐梦,慷慨激昂。

那些年,曾想仗剑天涯,快意恩仇,侧身躲过多情岁月的无情追杀,剑指红尘。

那些年,军训场上,并肩正步,把被子叠成豆腐块,成就一段美好姻缘。

那些年,湘江漫步,帆影点点,渔舟唱晚,杨柳多情。

那些年,南岳登顶,风急天高,云蒸霞蔚,一粒红丸跳出水面。

叹岁月,匆匆流淌,心事缠绵,记忆犹新。第一次我们前往福利院,惊讶残缺的幼小生命,心绪低沉,红日如血。第一次登上三尺讲台,教案熟记了一遍又一遍,面对几十双明亮的眼睛忐忑难安。第一次结伴穿行衡阳大道,满目繁华掩盖不了内心的落寞,举起生活的酒杯,话说了一大箩筐。第一次租房,锅碗瓢盆,盐柴酱醋米油茶,自力更生,端出来的饭菜喷香喷香。第一次献血,获得一个献血证,至今泛黄地封存。第一次游玩南郊公园,掷圆圈、唱卡拉OK、烧烤,花样蛮多,还能仰望雄鹰遨游蓝天,闪着金属般的光泽。

我知道,从家乡出发,要穿过多少河流,经过多少稻田,走过多少街道,有多少公里,有多少道口,有多少转弯,走过湘江大桥,在大桥站点乘3路车,摇摇晃晃、停停走走抵达母校衡阳师院黄白路179号(现在改为衡阳市雁峰区黄白路165号,不要找错了!)。

我知道,重获钱包的耒阳老乡送来的西瓜滚圆滚圆。师院的天空瓦蓝瓦蓝,蓝得让人放心。露天电影播放,回到童年的心房扑通扑通。学校小理发店,换了发型,心情亮堂亮堂。

我知道,领唱张学友的《不后悔》,声音嘶哑嘶哑。结伴观看衡阳节日烟花,朵朵烟花灿烂灿烂。田径赛场,800米长跑名落孙山,你投来的目光温柔温柔的。

我知道,是谁巾帼不让须眉,篮球场上,如虎入羊群,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。是谁信手拈来,落笔生花,锦绣年华。是谁深入调研,惊叹“潇洒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是谁大呼“大丈夫能屈能伸!”

忘不了,图书馆借书,闻着书香,与伟人对话,心境空灵。衡阳县五中实习,轮着上课,大家埋头做笔记的专注,如时光一样静美。

忘不了,成群结队,蹲成一圈,月光下畅谈,心事随风飘落。信步仪表厂旁,尘世间的底层烟火铺满眼眶,回到了久别的农贸市场。

忘不了,一家家排挡快餐,吃出了江湖味道,高档饭店奢侈一顿,豪情如湘江澎湃。

忘不了,一个个晨昏,篮球场上见真章,半场全场挥汗水,烈日下练习勾手投篮。偶遇初中同学中专部的妹妹,感叹世界之小,转身遇见。

忘不了,卫生日值班,拿着扫把拖出一条条长长的划痕。偶入回雁诗社,却写不出只言片语,汗颜汗颜!前几天,翻找东西时,会员证猛然跳出来,已褪色腐朽,仅显轮廓。

忘不了,1998年乔丹制胜球绝杀爵士,再次NBA总决赛捧杯,光荣退役,多少人挽留叹息。忘不了朱镕基总理就任时的铮铮誓言“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,我将勇往直前,义无反顾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,掷地有声,多少人欢呼雀跃。忘不了1999年12月20日澳门幸福回到祖国的环抱,《七子之歌》响起,多少人泪眼婆娑。

东洲岛上,曾经桃浪闻名湘江,被列为衡阳市古八景之一。不过我们去的时候,错过了花期,零零碎碎看到一些桃木有气无力生长岛上,早已不复盛景。所喜的是,看到了闻名天下的船山书院,斑驳墙面蓄满前世风云,古朴装饰回到明清。站在书院前,我似乎看到一位着一件长衫、面目慈善的老者授课,挺直腰杆、播下火种。

湘西草堂,明末清初伟大的思想家、哲学家王船山先生隐修17年的地方,也是伏案疾书辉煌巨著的书房。匾额"湘西草堂"四个字古朴悠远。草堂院内,茂林修竹,绿荫如盖,旁有古枫,其干粗大而弯曲,形若骏马昂首跃前,王船山生前称之为"枫马"。一株古藤,铁骨盘旋,蜿蜒上升,俗称"藤龙"。轻推大门,厚重的气息扑入鼻息,墙壁上挂着一把雨伞,下面放着一双木屐。据说,在明亡后,先生坚不出仕,外出必定打雨伞、着木屐,寓意“不踏清朝的地,不顶清朝的天”的“行为艺术”。瞻仰故居,抚今追昔,心绪不平,啧啧赞叹船山先生"清风有意难留我,明月无心自照人"的高风亮节。

毕业离校之际,撕破的书页如眼泪纷飞,抛落的热水瓶、毛巾、碎镜子、衣服鞋袜如一滩烂泥。多少情侣牵手放手,多少同窗留言赠别,白月光一地忧伤。

离校之际,我久久回眸,想把逝去的放进我的眼眸,装进我的行囊,带到我的故乡。这一千多个充实的日子,这挥之不去的同窗情谊,这落满足迹、飘满笑声、留有遗憾的校园,还有那初见的文化历史气息、遮天蔽日的樟树、铺展开来的草毯,甚至“知了知了”的蝉鸣、张开双臂的树丛、飘于耳际的方言。当然,还有多情的秋风,落雪清新的空气,静默的篮球场,大雁声声鸣叫……我知道无可奈何,我明白于事无补,我懂得镜花水月。

远去了,远去了,我眼中含泪,不得不停止敲打键盘。我深知,一切都已过去,一切还在继续,倔强的我以为从容放下。可是,为什么它如春天般泛滥,夏天般生长,一次次敲打心房,让倔强弱不禁风。

世事变迁中,我在南方听暮雨,你在北方看冬雪,他在东方踏海浪。万丈红尘里,修行渡劫,青葱褪去,风霜雕磨,铅华洗尽。曾经的些许好感,些微的情怨,些毫的伤痕,如风飘散,似雾消融,像水蒸发,渐消万里晴空。

 

手持彩笔画宏图

湘江卷起浩荡的浪潮,拍打着船山书院。大雁来来回回,桃花开开落落。

沐浴改革开放的浩荡东风,现在的衡阳市已发展成为农业实力强劲,工业基础雄厚,市场繁荣,交通发达,人文兴旺,向现代化迈进的城市。

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”母校不逞多让,披荆斩棘,长风破浪,展露锋芒。

衡阳师范学院的前身为1904年创办的“湖南官立南路师范学堂”。1999年由衡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、衡阳教育学院合并组建衡阳师范学院。2001年,湖南省第三师范学校并入。2006年学校以17个A的良好成绩通过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。

2018年5月,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学校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。

2018年10月,学校入选湖南省“双一流”高水平应用特色学院。

在100多年的办学历史中,衡阳师范学院为中国革命、建设、改革和发展,特别是为湖南基础教育事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,书写出不忘初心、挥洒汗水、砥砺拼搏、改天换地的辉煌业绩,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。

母校秉承“厚德、博学、砺志、笃行”的校训,不断推进学校各项事业全面发展,办学影响力不断扩大。先后获得全国中小学骨干教师培训计划实施单位、全国农村校长助力工程实施单位、全国环境教育示范学校、全国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先进单位、全国先进团总支、全国模范职工之家单位、湖南省大学生就业工作“一把手”工程优秀单位、湖南省就业创业示范校、湖南省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示范校、湖南省高校招生工作先进单位、湖南省反腐倡廉建设先进单位、湖南省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先进单位、湖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。

母校大力加强师资队伍建设,成效显著。现有教职工1209人,其中具有正高级专业技术职务119人(二级教授15人),具有博士学位教师215人,另有在读博士50人,具有硕士以上学位教师806人。有2个省高校科技创新团队,2个省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,4个省级教学团队。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、全国优秀教师、全国高校优秀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、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、省“芙蓉学者”讲座教授、省新世纪121人才、省级教学名师、省优秀社科专家、省级学科带头人等共100多人。外聘院士、国内外专家182人,省海外名师及引智专家9人。昔日的恩师有的退休在家,有的青云直上,有的走出衡阳这片天地,闻名潇湘。偶然相遇,不胜感慨。

母校环境优美,是湖南省“园林式单位”和“文明高校”,东、西两个校区面积共2166亩。其中西校区为当年的老校区,现改名为衡阳师范学院南岳学院,风采更胜当年。只是法国梧桐落寞地高举着黄色的绒毛球,综合教学大楼静思人生。云卷云舒,风在高处流浪,昔日的足迹堙没在时光滚滚洪流中。

新校区位于衡阳市珠晖区衡花路16号,景色宜人,气象万千。现代化的体育中心气势磅礴,呈现出一个立体动态的“O”,笔架山上欣欣佳木在碧草的烘托下挺起一个巨大的绿色“师”字,象征着学校教育厚德载物、春风化雨、绿满山川。一座双拱桥横卧在怡心湖碧波上。两岸绿草如茵,繁花初开,高楼林立,躲闪在温暖的阳光下。几只多嘴的小鸟呼朋引伴点掠水面,荡起微微涟漪。一个捧书静读的学子驻足求真石下,与风景融为一体。此情此景,此时此刻,阳光灿烂,即使我身怀一万个修辞,也无法表达春色降临的喜悦情怀。

听一位小学妹唠叨,师院与工学院相去不远,师院的美女、南华的帅哥、工学院的和尚一大堆……我只能一笑而过。

白云飞渡,雄鹰展翅。韶华易逝,青春不再。外公驾鹤西游,姨公退休多年。我的头上落满雪霜。

“风翻白浪花千片,雁点青天字一行”。我们如珍珠散落天涯,似大雁飞散海角。无论是“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”,还是“万里衡阳雁,今年又北归”,无论是“举头忽见衡阳雁,千声万字情何限”,还是“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”;无论是“巫峡猿啼数行泪,衡阳归雁几封书”,还是“万里衡阳雁,寻常到此回”,在来来往往的尘网中,落地生根,开花结果,书写华章。有的长袖善舞,青云直上;有的纵横商场,鲜衣怒马;有的蛰居都市,执教殿堂;更多的是扎根基层,点亮青春,呕心沥血,桃李满天下。

402寝室的我们曾经婚宴走动,见证结束单身。走进衡山,满山杜鹃,熊熊燃烧,在窗前跳跃奔跑;前朝竹椅,弯成L行,一碗清泉,蓄满风霜。车行祁东,浪漫婚宴,扎堆气球,许下心愿;黄花菜香,草席闻名,穿行街道,不虚此行。漫步衡阳,又见同窗,把酒言欢,歌曲唱成往事,往事渐行渐远。

所幸的是,来来往往中,遇见许多衡阳师院人。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来自五湖四海,真诚善良、乐观向上、自带光芒、自律豁达。每每看到他们,想起母校校训,我不由得挺起胸膛,昂首阔步,因为我知道,厚德博学是我们永恒的追求,砺志笃行,我们志存高远,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,与时俱进,勇往直前!我骄傲,我是衡阳师院人!我自豪我是衡阳师院人!

年少不懂中年诗,读懂已是诗中人。作为70后的我们,趟过世间百态,尝尽酸甜苦辣,沾满风霜雨雪,历经千锤百炼,干练随和,豁达开朗。青春的奋斗最壮丽,同窗的情谊最美好,遥远的祝福最透明:愿母校越办越好,前程似锦;愿情谊历久弥香,各自安好!

 

何时聚首慰平生

又是一年春来到。这个春天来得有点迟,连月的冻雨把希望冻住。我怀疑春天会胎死腹中,但草木繁盛不可抵挡,东风浩荡无法抑制。正所谓“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”蓝天白云下,一棵棵油菜,一块块金黄,一片片花香,肆意张扬,挺举卑微的信仰。微风拂过,跟着春天奔跑,曼妙似少女,灿烂如云霞。我沉浸于这无边金黄香气中,思绪如洪流奔放,泛滥成“灾”。

春风,春风,请你告诉我,从湘江之边到马阜岭下,抵达需要多少时间。我们毕业后度过了一个十年,又将度过一个新的十年,还有多少个十年!

春雨,春雨,请你告诉我,蓄满一条湘江需要多少年。我们毕业后度过了一个十年,又将度过一个新的十年,还有多少个十年!

春阳,春阳,请你告诉我,一棵小树长大成才需要多少年。我们毕业后度过了一个十年,又将度过一个新的十年,还有多少个十年!

春雷,春雷,请你回答我,从第一声春雷到最后一声春雷,需要多少天的等待,我们已经等待了六千多天,何日重逢美丽的校园,何时抵达逝去的青春!

啊!这美好的青春,这美丽的心声,穿越十九条季节河,穿越满山怒放杜鹃,穿越沧桑船山书院,穿越你我凝望的那一片蓝天白云,穿越湘江灌注我们身上的热血,如野马脱缰,似天雷轰鸣,破空而来:母校,我们快要回来了!!!

 

一片玉心日月明

“数声飘去和秋色,一字横来背晚晖。”我沿着时间的河流逆流而上,打捞起曾经的过往。你们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,恍如一梦。今夕何夕,月色潦草,春色寂寂,我翻阅尘封的毕业纪念册,那些沾着手渍的文字复活过来,发出欢呼,把昔日的挥别又温习一遍。登录衡阳师院网站,校友聚会欢歌笑语,恰如当年。其中中文系78级校友们,白发苍苍,几度梦回,毕业四十周年,重回亲亲校园,共诉离别情怀,感受母校巨变,热泪眼眶,情不自禁。中文系9802班情满金秋,相聚师院。拜访恩师,牵手同窗,重坐曾经的座位,重走曾经的足迹,重看曾经的一花一木,重忆曾经的似水年华,重聚那一片幸福的蔚蓝天空下。

我想,同窗欢聚是一生不可错过的辗转,一世无法复制的幸福,一辈子言之歌之舞之的携手前行。不管你我有怎样的人生际遇,不管你我过得好不好,我们永远都是青春逐梦的师院同窗。在中年凉凉的季节里,在上有老、下有小的格局中,左手是责,右手是任,把家庭打理好、把事业经营好、健健康康、知足常乐是最好的人生。重拾青春岁月,追忆同窗情缘,让我们在江山秀丽、国泰民安的轮回世界做一个潇洒的追梦人,做一个惜缘的师院人,做一个幸福的简单人!愿我们在衡阳师院毕业20周年之际少年归来,依依重聚,款款深情,灿灿相笑,共叙思念,共话沧桑,共享荣光!

江城子·心声

黄茶岭下柳青青。水风清。浪桃明。

大雁北归,红落舞盈盈。伏案春来游学海,凌云志,与谁听?

怎堪岁月似移星。眼晶莹。诉衷情。

无尽白云、眷念是莺鸣。欲问何时携手醉,天不语,啸雄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