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校友活动 >> 校友风采 >> 正文

庞婉清: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

发布者: [发表时间]:2019-06-13 [来源]: [浏览次数]:

凌晨一点,学校办公楼只剩下五楼的一盏灯还亮着。511的办公室里还能听到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的声音,几个办公桌随意组合在一起,她坐在中间紧盯着电脑屏幕,打字的手不时抽出空来迅速扶起往下掉的眼镜,然后继续回到键盘上。

庞婉清是我校文学院2015级汉语言文学2班的学生,2016年11月15日,她接到湖南省大中学生羽毛球比赛的微信推送任务,微信小组里三分之二的人分派给她,绝大多数都是从未参加过大型活动的2016级新生。之后的四天里,她每天凌晨两点睡觉,八点去赛场采访,晚上六七点回寝室洗个澡,又回到办公楼做微信并把明天的任务安排好。时间在忙碌中过得很快,大家陆陆续续地回去,十二点一过,她准时推出微信。比赛持续了四天,她在办公室睡了三个晚上。

 

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又快又好,这是庞婉清在工作上对自己的要求。正因如此,工作中的庞婉清常常给人一种“拼命又挑剔”的印象,在她任职衡阳师范学院官方微信责任编辑和《衡阳师院报》副刊的学生助编时,这一点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那是周六的下午,也是大家记忆中开过最久的会议。”作为当时官方微信小组的新成员之一,文学院2017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彭亿芳回忆道。在那个并不宽敞的办公室,他们十多个人坐得很近,有的甚至因为凳子不够,直接席地而坐。庞婉清手上拿着的,是2017级新生进官微写的第一篇人物通讯,那稚嫩的稿件上,有着密密麻麻的修改标记。她挨个走近他们,对每一篇稿子都进行了逐字逐句的分析,眼睛里满是认真和关切。

这种严格和挑剔同样也体现在她在校报副刊的选稿、校稿上。尽管副刊的投稿量一直比较丰富,但在庞婉清看来,副刊常常是缺稿的。“我非常讨厌那种看起来很华丽,但拆开去细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文章,这可能是我作为编辑的乖僻。”能够从文字中看到作者的思想,有值得深挖和探讨余地的文章,才是她欣赏的。所以,她在收到好文章的时候会欣喜不已,但这种欣喜里透着尊重,常常会有作者接到她的回复:“这一段我可以这么修改吗?”

不同于工作中处事的拼命与挑剔,生活中的她截然相反,是一个对自己很宽容的人。正如她自己所写的:“对外我秉承着高度的理智,因为我要做最拿得出手的;对内我怀抱着高度的宽容,因为我要做最爱我自己的。”

她的确很爱护自己,因为她总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以及应该怎样去做到。对于庞婉清来说,理想的生活并不是长期处于安逸而舒适的环境中,她喜欢的是忙碌但充实的生活。大学期间,官微责编、校报记者、广播站播音员、班级学习委员、语文老师,这些身份在她身上来回切换,尽管很难有清闲的时间,但她并不逃避,忙里偷闲反而会使她更加快乐。

闲下来的时候,她第一时间从书里“偷”快乐。庞婉清从小就喜欢看书,不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如今身为人师,庞婉清的绝大多数空闲时间都献给了阅读。被窝里,沙发上,书桌前,地板上,书和Kindle在哪里,她就在哪里,最疯狂的时候,一天要看三本书。

庞婉清的乐趣不止步于书中,注重细节的她能将生活中许多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变成一份快乐,因为她对拥有的一切,心怀感恩。寒冬中久违的阳光会让她感叹“像是在过夏天!”,学生写作业写了一个很好的句子也会让她大赞“今天真不错!”……这些事都很小,可她的快乐很大,她把所有的快乐记录下来,回过头去看,也仍觉快乐。

在大学四年无数个朝夕相伴的日子里,作为庞婉清的朋友,贺思彬觉得,能认识庞婉清,是一种幸运。

虽然成为朋友,意味着会有争吵的时候,但正是那些摩擦,让贺思彬惊讶的发现,当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,常人都会怨天怨别人的时候,庞婉清在“怨自己”,她不断地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,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,把自己“柔和”的一面呈现给别人。除此之外,临近毕业,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去向,那些犹豫不定、焦头烂额的时候,也是庞婉清站出来,温声细语又思路清晰的帮她抽丝剥茧、权衡利弊,做出最满意的决定。

“你以后的学生,该有多幸运!当初如果是你这样的老师教我,就好了!”这样的话,庞婉清常常能听到,可对她来说,从小学五年级就梦想着的“成为语文教师”是“应该的”。

就像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里提到的:“当你真心渴望,世界都会帮你。”庞婉清也没让世界失望,2015年高考填志愿,几个平行志愿她全都填了师范院校,所有第一专业都是汉语言文学。大学期间,她认真学习专业知识,成绩从没跌出过全班前三。大四参加文学院组织去“课改圣地”株洲市景弘中学集中实习的她,实习一结束就被学校签了下来。

“你做其他事情肯定也会很棒,但我觉得你是天生的语文老师!做你的学生,肯定很幸福!”听完庞婉清的语文课,景弘中学的老师如此评价。